红色旅游】茶陵“五佛岭战斗纪念碑”落成仪式

作者:   时间:2019-05-20 16:47

       为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,缅怀在革命斗争中英勇牺牲的茶陵革命先烈,进一步提升茶陵的红色文化,更好地弘扬爱国主义精神,5月16日,在湖南省茶陵县秩堂镇田湖村举行“五佛岭战斗纪念碑”落成仪式。

特邀 

任远芳:任弼时(中共湘赣省委书记、中共七大书记处书记)女儿;

武盛源:任弼时女婿;

王北建:王恩茂(原全国政协副主席、开国中将)儿子;

李   放:李井泉(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)孙子;

贺江浩:贺盛桂(红六军团老红军、开国少将)儿子;

胡新民(原京粮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):胡友松(红六军团老红军)儿子;

冯铁兵:冯祖武(红六军团茶陵籍老红军)儿子;

魏桂雄:任远芳随行人员;

陈家礼:任弼时同志的特型演员。

彭新军书记和任远芳女士为纪念碑揭幕

任远芳女士敬献花篮

五佛岭战斗

1933年10月,国民党反动派在连续四次的“围剿”惨败之后,调集100万军队、200架飞机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发起了空前规模的第五次“围剿”,其中以50万兵力分四路进攻中央苏区。湘赣革命根据地在这次反“围剿”斗争中,是中央苏区的侧翼,而西大门的五佛岭恰首当其冲。湘敌为配合这一行动,十六师和十五师的四十五旅驻秩堂石龙和墨庄,以十五师主力和六十三师在南北作策应,集结三师于茶陵东部边境,企图突破永新与茶陵交界的一道天然屏障——梅花山,直插湘赣苏区省委省政府所在地永新。


五佛岭战斗遗址全景图

        湘赣红军决定全力迎击该敌。由任弼时任书记、谭余保任主席的湘赣省委省政府,一面派茶陵独立团在五佛岭严密监视敌人,一面将由萧克任师长、蔡会文任政委的红十七师调至离五佛岭不远的高坑地区隐蔽待命。

第一道防线

      五佛岭位于湖南茶陵、江西永新边界之茶陵一侧,系梅花山的一部分。岭的南北两侧,悬崖峭壁。岭的东西,贯穿一条茶陵通往永新的崎岖山道。这条山道,是湖南越过梅花山到江西的必经之路。茶陵独立团名义上是一个团,实际上只三个连,作战的兵力包括团部人员在内,只有300多人,武器装备更不能同敌军相比。面对强大的敌人,为了缩小兵力和火力上的差距,独立团全团指战员积极备战,早早在这里修筑了三道犬牙交错的工事,在工事前放倒大树,设置鹿砦障碍,还安放了竹刺、挂钩、铁蒺藜,以迟滞敌人。工事前堆满了石头,工事里存放了大量茶陵兵工厂制造的马尾炸弹。另外,还筑碉堡以瞭望敌情。


五佛亭红军哨口

     湘敌彭位仁率十六师部采取“三里五里一进,十里八里一推”的进攻策略,步步为营,企图逐步向我方阵地压缩。将指挥所设置在离五佛岭10多公里路远的地方。彭位仁的十六师因几次与红军交手吃过大亏,不敢贸然进攻,陈兵布阵之后,只是从11月1日起,以小股兵力向五佛岭打点冷枪,作试探性进攻。茶陵独立团对此不予理睬,睡在工事里的稻草地上,枕戈待命,不时地骂阵,激恼敌人,诱其进攻。同时,茶陵独立团还写了许多诸如“穷人不打穷人”“红军官兵平等”“红军优待俘虏 ”“欢迎白军兄弟弃暗投明”“活捉彭位仁 ”等传单、标语。这些简短明了、通俗易懂的传单标语,通过交通员、侦察员不断散发到敌军,搅得敌军军心浮动,彭位仁更是坐卧不安。

第二道防线

      11月8日晨,湘敌十六师四十七、四十八旅及三十五旅共6个团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,向五佛岭发起进攻,茶陵独立团构筑的碉堡被打塌了,然而独立团战士顽强奋战。敌人在三次冲锋被压制后,除了在阵地上丢下一片尸体之外,仍无法前进半步。彭位仁急了,像输红了眼的赌棍,下令组成“敢死营”,晓喻全军:“攻上五佛岭,每人奖大洋50元,‘敢死营’的加倍。”数百名“敢死营”兵士在军令的驱使和金钱的诱惑下,个个赤膊上阵,在大炮的掩护以及督战队的逼迫下,连同主力一起向五佛岭阵地压来,终于突破了第二道工事。正当敌人向第三道工事进逼时,红十七师主力及时赶来,机枪和手榴弹泼水似地倒向了敌人,给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。红五十一团两个连顽强突击,将敌右翼“敢死营”消灭,敌人立刻转向逃命,死伤众多,气势汹汹的“敢死营战士”顿时变成了怕死鬼,跪地举手投降。1933年11月13日《红色湘赣》第十一期第一版以“在粉碎敌人五次‘围剿’决战的开始湘赣红军已获得了初步的伟大胜利”的标题对这次战斗作了报道:“本月八日,我湘赣红军之一部,配合茶陵地方武装和工农群众,与湘敌彭逆位仁之四十七、四十八两旅,及王东原部之汪旅两团,共六团之众于五佛岭一带激战约六小时之久,结果将敌全部击溃,我军大获胜利。”此役,共缴获枪支1000多支,歼敌1000多人。

战壕

      此次战斗的胜利,一是地形对红军有利;二是茶陵独立团尽管牺牲很大,但无论战前、战中、战后,始终士气高昂,工事构筑得好,其它战前工作也准备充分;三是红十七师隐蔽得好,行动神速;四是群众的支持。为了支援红军作战,正在举行的茶陵县苏维埃委员会议也停下来了,代表们和茶陵县兵工厂的工人一道,还有大批流落到这里的红军家属,投入后勤工作,战前向茶陵独立团送饭送菜、送弹药,掩护红十七师对敌封锁消息、隐蔽集结。战斗中,冒着危险上山运送枪支弹药,抢救伤员。战斗一结束,又投入打扫战场。l933年11月13日《红色湘赣》第11期第七版记载:“十一月八日,五佛岭战争〔斗〕,各区乡群众听了炮子一响,家家都自动煮稀饭到火线上去慰劳红军,个个都高兴的到前方去扛担架、抬伤员、挑胜利品。”又据1933年12月23日《红色湘赣》第13期记载:“在五佛岭战斗中,有一个白军士兵挑着一担子弹给敌方部队使用,在高陇墨庄乡田东地方经过,该地群众看见以后,立即勇敢地赶上去,用石头打那个挑着子弹的白军士兵,缴到一担子弹送交县军事部。”足见茶陵苏区群众在湘敌严厉镇压下,仍不怕牺牲,积极勇敢地参加支前工作和肃反斗争。

碉堡基脚

此次战斗的胜利,滞迟了湘敌对永新的进攻,打掉了敌人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,鼓舞了苏区群众。




友情链接


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
新浪微博
新浪微博
ICP备案编号:湘ICP备05003413号 版权所有:茶陵县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和旅游局